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任惠中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笔酣墨舞的高原盛典——析任惠中《盛典》

2019-09-11 16:15:5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鲁湘 
A-A+

  任惠中的中国画《盛典》,高235cm,长1250cm,用同真人等高的比例,描绘了雪域高原一场盛典。

  我们并不知道这具体是一场什么盛典,画家有意略去了那些可以阅读和辨识的东西,甚至连具体的环境也略去了——只在远处云天相接的地方,隐约可见雪峰的身影。但是,熟悉藏区生活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盛典场面,在青藏高原经常可见。每年的4月15日,无分男女,不论尊卑,拉萨人要绕拉萨城转圈。大雁南飞的季节到了,谷物一片金黄,收割之前,藏人要排着长队,高举青稞和麦穗,绕着田地转圈。每隔12年,为了世界四大部洲人类的安宁与幸福,虔诚心善的藏民要去转神山,神山方圆数百里,转一圈要好几天。

  《盛典》描绘的应该就是这样盛大的转圈活动中的一个片断:

  走在最前面的是四位盛妆的藏族妇女,她们手捧白色的哈达,托着盛有青稞酒的银碗,边走边唱。她们的脸,由于高原紫外线的照射,泛着一层油亮油亮的高原红;眼睛虔诚地注视前方,瞳仁放出神性的光芒;表情兴奋、专注、幸福,好像沐浴着佛和众神的福慧之光。为了荣耀众神,她们要把代表财富的珠宝全部披挂在身。黄色的蜜蜡来自遥远的波罗的海沿岸;朱砂色的珊瑚来自南太平洋海底;绿色的松石来自阿富汗高原,华丽的绸缎来自汉地;精美的银饰来自尼泊尔……一个盛妆的藏族妇女,身上集中了来自世界的宝贝,就是为了表达沐浴在神辉下的那份喜悦与满足。

  紧跟四位盛妆妇女的,是两位剽悍的康巴汉子。一位头扎红缨穗子英雄结,一位头戴宽檐大礼帽。两人胸前都插把腰刀,一位还身背叉子枪。除了满身披挂来自世界各地的珠宝之外,一个有身份的藏族男人一定要有几把好藏刀。不佩刀的男人就不像个男子汉。刀既是藏民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工具,又是御敌拒兽得心应手的武器,平时则视为一件潇洒俊气且表示富有的装饰品。这两位康巴汉子胸前插的腰刀,是最实用的工具和武器。牛场搬家时砍削帐篷杆,平时宰牛剥皮都用它。当然,有人兽冒犯时,腰刀也是自卫的武器。所以,腰刀是藏族男人不离身的。今天参加这样的盛典,这两位康巴汉子穿上了高档的藏袍,因此,尽管看不见,但我们都知道,在他们两位的腰右后侧,一定会佩带一把长不过盈尺,刀柄和刀鞘不是银质就是镀金的吊刀。它装璜精致,价值昂贵,是一个藏族男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挎刀汉子的右后侧,是三位骑马的藏族男子,被五彩的风马旗所簇拥。紧随挎刀汉子,是一队跳锅庄的男女,三位手持哈达头戴巴珠的姑娘,三位长袖飘举跺足踏歌的小伙子。

  “锅庄”是藏语转圈歌舞的音译。转圈就是转生命,感神恩;转来世,洗灵魂。转圈,尤其是绕着神山圣地转圈,被藏民看作消灾祈福的根本大法。所以,如果要问藏民最高兴的时候会做什么?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跳锅庄!”如果要问藏民什么时候最开心?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跳锅庄!”如果要问藏民什么能使他们如醉如痴,如癫如狂,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跳锅庄!”

  所以,在雪域高原的任何盛典上,都会跳锅庄。跳锅庄,这是生命在现世的大旋转!

  所以,在任惠中的《盛典》中,一定要有跳锅庄!

  “雪山哟,快闪开,我们展翅飞舞!江河哟,快让路,我们迈开舞步……”随着歌声完毕,原本拉手转圈的青年男女们齐喝一声“哑!”顿时扭腰拧身,舞步加快,越跳越快。男人们甩开长袖,伸展双臂,抖动肩肘,或仰身扬袖,或俯身掠地,恰如雄鹰展翅,搏击长空,扶摇盘旋;女人们袖花飞翻,顿步旋身,弯腰屈腿,向大地礼敬,有如草原上踊动的牛羊。男人们高呼“喂喂!”女人们应声“哦哦!”真是如火如荼的生命大旋转!真是永生永世的生命大欢喜!

  任惠中几十年长期深入雪域高原的全部生命感悟,就这样酣暢淋漓地表达在他的《盛典》中了。

  描绘藏族盛典和跳锅庄场面的作品,任惠中的这幅《盛典》并非唯一。那些作品场面比这个大,多采用俯视的全景构图。而任惠中的《盛典》虽然篇幅宏大,但却采用了平视的行列式构图。他舍弃了全景,而截取了一节队列。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构图呢?

  再来看这幅235×1250公分的巨制,其实仅仅画了15个人物。15个人物分为5组,按照1,3,1,1,3,3,3这样的节奏分布,似乎有着某种舞蹈的韵律和节拍。几乎没有什么景深,人物在同一条阵列线上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本来这种结构会很单调,缺少变化。但是,任惠中似乎是在五线谱上写音符,每一个人物,其实都是一个音符。走在前面的四位盛妆藏女,身体前倾,是某组音符;她们后面的两位康巴汉子,昂首挺胸阔步,又是另一组音符;骑在马上的三位壮汉,身体后倾,且在高处,应该是又一组更高亢的音符;而他们下面的三位藏族姑娘,俯身折腰,成为全画中姿态最柔软的一组人物,她们应该是某组轻柔的音符;最后,是三位长袖翻飞,抬脚仰身的小伙子,他们肯定是全画中最奔放的那组音符了。这样,当我们的目光从左到右扫过全画时,就会像扫过一段五线谱上的音符那样,旋律和节奏轰然响起。因此,看似单调的队列式构图,却由于这种节奏和旋律的起伏变化而充满韵律之美。

  另外,这种平视的队列式前进的构图,还有一个空间上的考量。任惠中刻意把画中人物画得同真人等高,就是要让观众在画前移步观看时,产生一种他与画中人同步前行的幻觉!观众会感觉到他也在参加高原上的盛典,他可以随着队伍一起向前,也可以逆着队伍同画中人擦肩而过,他甚至可以闻到画中人身上的气味和他们的呼吸。任惠中之所以采用这样平视的视线,这样队列式前进的构图,以及这样真人大小的尺度,其实就是要造出一个属于观众的场域:这个盛典是每一个前来观画的观众的,他(她)不是置身于画外的旁观者,在观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别人的游戏。不,他(她)就是一个前来参加盛典的人。这是一场人类的盛典,每个人只要来到这幅画前,他(她)就是盛典中的一分子。

  水墨人物写实主义,是20世纪中国美术最可观的成就之一。任惠中是这一风格流派的继承者,但他同时又是发扬者。或者可以把他及与他风格相近的水墨人物画家,称之为水墨人物新写实主义。任惠中对人物的刻画在精神气质上相当深入,他所画人物的脸让人过目难忘,好像同时集中了油画、版画、水墨刻画人物的技法之长。油画的厚重,版画的深刻,水墨的灵动,在他画中人物的脸上都能表达出来。他的人物造型像雕塑一样,浑圆结实。可见西画的技法训练,在他手下有极为扎实的功底。但是,任惠中毕竟是一个水墨人物画家,他必须在笔墨语言上有深厚的传统功力,还要有新的突破。这幅《盛典》,他用了泼墨、破墨、积墨多种墨法,用了淡墨、浓墨、焦墨多种墨色,用了勾、皴、点、染多种笔法,甚至把山水画中的几种皴法也用了进来,尤其在画那些藏袍的时候,那简直就是在画一座一座的山峰和一块一块的岩石,所以,它们才被画得这么浑厚,这么华滋。他注意到了线条的书写性,像那些哈达、裙袖,尽可能用书写性的线条表现出灵动飞扬。但也并不拘泥于此,很多地方他还是用了绘画性的速写线条。

  在这幅《盛典》中,笔墨的运用要完成两个矛盾的任务。首先,笔墨要如泥塑般厚实沉重,这才能让人物立住,毕竟他们每个人都如真人般大小,所以必须有体量感,有重量;也只有这样的笔墨,才能把厚重的藏袍和珠串的质感表现出来。另外,笔墨又必须如丝绸和风一样飘动轻柔,这样才能使整支行进的队伍流动起来,并产生举袂成风的感觉,同时才能把哈达和舞袖的丝质感表现出来。应该说,任惠中很好地调动和设计他的笔墨,非常出色地使这两个矛盾的任务在画面上取得了相得益彰的美学效果。

  这幅画的颜色用得也很有想法。细数起来,其实只用了朱砂、土黄、石绿、石青、赭色五种颜色,其中石绿、石青、赭石用量很少,只是小点缀。用得较多的是朱砂,但也只是用在了人物的脸、大颗的珊瑚珠、衣饰之上。但朱砂被用作了串联色,从第一个人物的胸前珠串,一直贯穿队列中15个人物,直到最后像血一样溅泼在三位男舞者的胸肩之上。因此,朱砂红与墨黑就成为了两个控制色。墨的黑神秘而沉静,是全画的基色和主导色;朱砂红热烈而奔放,是全画的亮色和主题色。红与黑,可以看作任惠中对生命基调的色彩诠释。

  《盛典》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中国水墨人物画力作。

2014年3月4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任惠中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